Author Archives: anthony

自毀長城

繼車路士發神經怒炒助教韋建士之後,更令人震驚的是紐卡素突然辭退領隊侯頓(Chris Hughton)。

由球隊助教到看守領隊,候頓從頭到尾都不被認為是真命天子,紐卡素班主艾殊利(Mike Ashley)把他轉正,純粹因為球隊淪落英冠,隨便找個便宜貨來過渡一下而矣。誰料候頓表現出色,先用親和力把隊友團結,再提拔新星安德魯卡路(Andrew Carroll),以破紀錄高分勇奪英冠聯賽冠軍,重回英超賽場。

在其短短四個月的英超旅程中,5:1大破宿敵新特蘭、1:0作客力擒阿仙奴、6:0狂數阿士東維拉…都可算代表作。加上球隊在沒有花錢增兵的情況下仍能力保聯賽榜中游位置,而且隊中氣氛和諧,外界也覺得紐卡素深慶得人之際……就傳來艾殊利揮動屠刀解雇候頓的消息!

艾殊利其人早在上任第一年時,已被認為是對足球毫無認識的狂人班主。他先在季中斬下了前朝留下的領隊艾拿戴斯,再延聘球迷偶像奇雲基瑾,但又因利用韋斯施以制肘導致易帥,臨危先後換上堅尼亞及舒利亞,結果以降班告終。

艾殊利的操作模式,可說是管理及公關上的超級反面教材,犯盡了所有能犯的錯誤,把小問題變成大災難。今季紐卡素在候頓的領導之下漸入正軌,滿以為艾殊利迷途知返,豈料慣性自毀的他不甘寂寞又再興風作浪。

可憐的喜雀球迷,又要開始這無止境的精神折磨、目賭一幕幕可笑的鬧劇、然後再見證球隊再次沉淪,直至艾殊利離開為止…………….

急流勇進

英超球隊阿士東維拉剛剛落實,37歲的前阿仙奴球員皮里斯(Robert Pires)將會以自由身加盟,再次馳騁英超賽場。

傑斯、史高斯、迪比亞路、F. 恩沙基、雲達沙、J. 辛尼迪……二十年前的兒時偶像,至今仍然活躍於歐聯比賽,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球壇從來不缺長青樹,但大多是門將球員,如英格蘭國門施路頓、施文、意大利鋼門索夫…等。20年前,「外場」球員則甚少在年過而立仍能在頂級聯賽打拼,例如法國柏天尼在86年世界盃後不久就急流勇退,時年僅31歲,同胞簡東拿更早在30歲就榮休。但隨著運動科學進步,球員的職業生命得以延長,例如荷蘭冰王子柏金,直至35歲掛靴時仍能保持極高作戰能力,除了他本人潔身自愛之外,現代醫學及食療也對其狀態有極大幫助。

曼聯七小福成名垂廿載,除了仍留在奧脫福三子之外,碧咸仍在美職馳騁、菲臘尼維利位居愛華頓隊長,連小師弟畢特都準備加盟香港南華隊延續足員生涯,韌力之強令驚訝。

Now you know who’s the boss

車路士助教韋健士(Ray Wilkins)在毫無先兆之下遭球會解雇,讓球迷大惑不解。
ray-wilkins-and-carlo-anc-006
英超領隊除了排兵布陣之外,還要兼顧球員收購、甚至財務管理,其實真正安排球員操練、與球員關係最密切的人,通常是球隊助教。例如阿仙奴助教懷斯(Pat Rice),由球員時代效力兵工廠加上在法國領隊溫格麾下服務20年,懷斯一直低調地穩住阿仙奴軍心,貢獻良多。在車路士,韋健士的前任奇勒(Steve Clarke)是摩連奴勇奪兩屆英超桂冠的無名英雄,2008年奇勒辭職後,車路士遇到的低迷狀態絕非偶然。

現任領隊安察洛瑅剛在自傳裡盛讚韋健士對上屆勇奪雙料冠軍居功至偉,傳聞他更為韋健士向老闆求情,縱然不得要領,最少證明了安帥欲換上全意大利助教班底的傳聞不實。如此看來,「真凶」相信還是班主艾巴莫域。

早在摩連奴時代,「油王」已非常喜歡為領隊增加「難度」。上屆安察洛瑅以有限資源踢出成績而且贏得漂亮,佔盡風光,艾巴莫域則揹上「吝嗇」的惡名,再低調的主帥也難免惹老闆猜忌。好了,韋健士剛離任,主場對新特蘭就遭逢罕見大敗,壞影響可說立杆見影。

功高震主,從來都是打工仔大忌。

壯士斷臂

william-gallas-001
古龍大俠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同時也會有紛爭。

上季的阿仙奴,除被傷病打擊之外,內耗分化更讓球隊走在崩潰邊沿,差點被維拉及愛華頓等中游隊踢出英超四強之外。當所有人都在猜溫格領隊來季會怎樣增兵時,他卻出人意表地出售艾迪巴約(E.Adebayor)高路托尼(K.Toure)兩員大將與勁敵曼城,猶如自斷雙臂。然而,球隊在新賽季的踢法卻令人眼前一亮,連續兩場作客硬仗都能輕取對手(愛華頓及些路迪!),表現光芒四射。

先別管溫格領隊由「永恆442」變陣到「聖誕樹4321」陣式的戰術,更明顯的改變是球隊的精神面貌。上季加拿斯與托尼的貌合神離、艾迪巴約與賓特拿互相攻訐的狀況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團結自信,相信這是「教授」費盡苦心的成果。

艾迪巴約下堂求去固然是可與預期的,畢竟他只是一個典型的非洲僱傭兵,面對甘辭厚幣又怎會說不?相比之下,教授寧取壞孩子加拿斯而放棄功勳老臣子高路托尼就十分令人意外。但若聽過傳言說兵工廠的更衣室裡有強大的非洲幫勢力,事情就不難理解。

溫格有名言曰:挑選球員應該看其能力,而非看其護照。然而,所謂物以類聚,族群的分別的確會帶來很大的文化衝擊。例如舊將雷耶斯就曾投訴隊中法國幫橫行,更糟的卻是以艾迪巴約為首的非洲幫,與他相熟的托尼、依保、迪佐奴都受其離心影響,表現反覆。相比起其他以本土球員為核心的球隊(如曼聯、車路士),兵工廠的確欠缺了穩定性。

在權衡輕重之下,教授選擇放棄了隊中的負能量分子,讓態度更積極的球員留隊,在實力上當然會打折扣,但對整體士氣而言,則大有提升。結果,加拿斯(W.Gallas 圖左)在打開心結之下,踢出人生最高狀態,賓特拿(N.Bendtner 圖右)也在得到領隊認同之下信心大增,加上新將華美倫(T.Vermaelen)極速融入中路防守,令阿仙奴成為一支無堅不摧的隊伍。

面對危機必須果斷,在決定了放棄艾迪巴約與高路托尼之後,溫格迅速連環售出兩人,既套現四千萬鎊,也使球隊更團結。反觀面對同樣情況的愛華頓,對售出離心中堅列史葛(J.Lescott)一事猶疑未決,影響到內部運作,最終慘被士氣高昂的阿仙奴屠戮,可見團隊齊心的重要性。

所謂「捨得捨得」,不捨怎能得?為了大局著想,管理人縱然面對再多的「犧牲」,也絕對不能手軟。